当前位置:学贯中西国学红楼梦中袭人真的有看起来那么风光吗?贾母是怎么说的
红楼梦中袭人真的有看起来那么风光吗?贾母是怎么说的
2022-09-20

袭人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,宝玉房里大丫鬟之首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,一起看看吧!

史湘云的母亲未去世时,在贾府居住过一段时间,而服侍她的丫鬟,正是袭人;她的母亲去世后,便寄居在叔叔家,袭人,又再一次成为服侍宝玉的丫鬟。

贾宝玉是贾母的心头肉,史湘云也是贾母的娘家人,而袭人一人,却相继服侍过她们二人,这足以看出。在能力上,贾母是非常认可她的,正如原因中所说:

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,本名珍珠。贾母因溺爱宝玉,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,素喜袭人心地纯良,克尽职任,遂与了宝玉。

袭人与贾府的家生子奴才不同,在贾府之中毫无根基,因此,她能从一个小丫鬟一步步爬到今天,不知道受到了多少委屈和付出了多少汗水;同样,也因为她在贾府之中毫无根基,锻炼了她实实在在的心眼和能力。

贾宝玉曾说,她是贾府之中第一至贤至善之人,也并非夸奖,试看,同袭人具有平等地位的大丫鬟平儿、鸳鸯,她们那一个的条件不比袭人优秀呢?

但或许,也正是因为袭人付出过太多,所以导致了她永不满足。

贾宝玉分房后,袭人被贾母安排服侍宝玉,成为他身边的首席大丫鬟。如此待遇,自然是体面而光鲜的;然而,这样的舒畅生活没过多久,因为一个人的到来,彻底改变了她的处境。

这便是晴雯。

晴雯与袭人一样,都并非贾府的家生子奴才;但晴雯又与袭人不同,因为她实际上是赖嬷嬷引进贾府的。十岁的晴雯,被父母遗弃,成为了赖嬷嬷家的丫鬟,因为她长得漂亮,所以赖嬷嬷来贾府,找贾母闲聊时特意带上了她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母是个具有高级审美情趣的人。她最喜欢的,莫过于漂亮而性格开朗的女孩,而晴雯,正是如此,并且,她还有一手好的针线活。因此,贾母不仅留下了晴雯,在不久后,还将她派到了宝玉的身边。

袭人在贾母身边多年,自然明白贾母的喜好,她将晴雯派给宝玉,是为培养她成为宝玉未来的小妾。

毕竟,“贤妻美妾”,是当时贵族家庭的一贯作风。尤其对于贾母这个喜欢漂亮女孩的老太太而言,更是如此。

前面我们说过,袭人这一路走来,并不容易。如今,眼看着自己付出多年的努力,却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晴雯抢了风头,她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呢?但显然,作为丫鬟的她,无法改变贾母的打算,怎么办?

不甘如此的袭人,便开始规划了她职场中的另一条出路。

1、同贾宝玉发生关系。贾宝玉在秦可卿的房中睡午觉,做了一个春梦,袭人在服侍他穿衣时,发现了他的秘密。

这个机会,对袭人而言,可以说是意外之喜,而她,确实也抓住了这次机会,他们回到荣国府后。袭人趁众人不在的时候,给宝玉拿出了新的中衣让他换,并主动询问了他所做的春梦。

袭人亦含羞笑问道:“你梦见什么故事了?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?”

宝玉道:“一言难尽。”

说着,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。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,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。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,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。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,今便如此,亦不为越礼,遂和宝玉偷试一番,幸得无人撞见。自此,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,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职。暂且别无话说。

此时的宝玉才十二三岁的年纪,显然,袭人自认为同宝玉发生关系并不越礼是荒唐的,试看金钏儿同宝玉调戏被撵,便能验证这一点。

但不管怎么说,从这以后,袭人在宝玉的心中,确实有了位置。所以过节时,袭人被她的母亲接回家去后,宝玉便烦闷不安,为此,还偷偷地同茗烟二人跑到了她的家,就只为看她一眼。这正如俗话所说的: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呀!

只是,仅仅得到宝玉的心,袭人的姨娘之梦并不能如愿。因为,在贾府之中,少爷身边的女人,都是长辈安排的,比如贾政、贾母和王夫人。

但贾母对袭人的认可,已经无法改变,所以,袭人要想成为宝玉的小妾,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背叛贾母,投靠王夫人。

2、袭人投靠王夫人。贾宝玉因为金钏儿、蒋玉菡的事,惨遭贾政的毒打。而显然,宝玉之所以被教育,在根本上,就是他作风不正。无论是调戏母婢金钏儿,还是同忠顺王中意的戏子蒋玉菡有染,都指向了这一点。

在这件事上,袭人便展现出了她察言观色、揣摩主子内心的能力,并巧妙地借题发挥,在王夫人面前掏心掏肺地表明了自己的忠心。或许,当王夫人派来丫鬟,特意让人去回话时,她便想好了讨好王夫人的言辞。

王夫人让丫鬟带话,并没有指定由谁来传话,但袭人特意亲自前去。连王夫人见了,都说道,哪里用得着你亲自来,随便让一个人来就行了。

只是,袭人接下来的话,无疑让王夫人震惊不已。

王夫人在询问宝玉的情况后,原本她可以选择离开了,但显然,她没有。并显得难为情地,说出了内心的想法。

今儿太太提起这话来,我还记挂着一件事,每要来回太太,讨太太个主意。只是我怕太太疑心,不但我的话白说了,且连葬身之地都没了。”

……

袭人道:“我也没什么别的说。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,怎么变个法儿,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子来住就好了。”王夫人听了,吃一大惊,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:“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?”

阅读《红楼梦》的朋友都知道,宝玉入住大观园,原是元春特意安排。而如今,宝玉刚因作风不好被教育,袭人便同王夫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也难怪,王夫人听了会有此一问。

袭人接下来的回答,更加的意味深长。

袭人连忙回道:“太太别多心,并没有这话。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。如今二爷也大了,里头姑娘们多,况且林姑娘、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,虽说是姊妹们,到底是男女之分,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,由不得叫人悬心,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。

在她的言语中,特意提到了宝钗、黛玉,但薛宝钗,是王夫人的自家亲戚,而林妹妹,原本同宝玉从小长到大,比他人更为亲密。最关键的是,王夫人从黛玉第一次进贾府,就怀有芥蒂之心。

因此,袭人在此的用意,非常明显,就是在提醒王夫人,让她注意林妹妹。

按说,袭人原是贾母的丫鬟,林黛玉,又是贾母的亲外孙女。因此,她对王夫人说出这样的话,显然不正常。而唯一的解释,只有一个,那就是她这一次,是奔着投奔王夫人来的。

作为荣国府的当家人王夫人,自然看出了她的用意,所以在最后,她也显示出了她的诚意,直说道:

你今日既说了这样的话,我就把他交给你了,好歹留心,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。我自然不辜负你。

至此,袭人便再一次获得了新生。

3、被王夫人看重的袭人。

袭人因为向王夫人进言,投了主子的欢心,所以,没多久,王夫人便正式同凤姐说出,将她的月钱从贾母处断了,每个月从自己的月钱中拿出二两一钱,以后,凡事周姨娘、赵姨娘有的,袭人都有。显然,她已经具有了准姨娘的待遇。

薛宝钗得知这个消息后,忙着跑到怡红院给她道喜,林妹妹、史湘云也特意奚落了她,相信,在贾府之中,人人都知道她是宝玉的宝贝了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袭人又收到了王夫人派人送来了两道菜,更让她心情大好。

她的母亲病重时,王夫人特意嘱咐凤姐,慎重安排她回家。王熙凤便特意将其打扮成了贵妇省亲,不仅亲自检查了她的穿戴,还派了周瑞家的这个专门负责太太、小姐们出行的陪房陪同她一同回家。

凤姐儿答应了,回至房中,便命周瑞家的去告诉袭人缘故。又吩咐周瑞家的:“再将跟着出门的媳妇传一个,你们两个人,再带两个小丫头子,跟了袭人去。外头派四个有年纪跟车的。要一辆大车,你们带着坐;要一辆小车,给丫头们坐。”

袭人这一次回家,同往常不同,凤姐还特意交代,不得睡他人床、用他人的被子,还得另外安排房间。如此的做派,显然超出了丫鬟的待遇。

袭人的母亲去世不久,贾府迎来除夕。作为奴才的袭人,竟然因为守孝,连宝玉也不用服侍了。如此做派,连贾母都忍不住说道:袭人如今也托大了。

4、贾母为何如此讨厌袭人?

相信对于这个问题,朋友们都会好奇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袭人背叛贾母,这还不够贾母讨厌她的吗?

当然,背主求荣,贾母心中多少怀有芥蒂。但或许我们容易忽视另外一个原因,那就是袭人不仅背叛了贾母,还做了一件让她无法容忍的事:诋毁黛玉。

袭人作为一个奴才,王夫人又是贾母的儿媳妇,因此。贾母心中即使有些不爽,也犯不着为此而针对她。

但袭人公然诋毁黛玉,却是贾母无法容忍的。因为在贾母心中,最看重的,就是“二玉”。

在原文中,袭人至少两次,显示出了她对黛玉的不友好。

比如她同史湘云二人,一唱一和,讽刺黛玉大半年里连针线都不曾拿过。宝钗规劝宝玉走仕途经济,受到宝玉的冷眼,被她赞美的真真宝姑娘好涵养,这要是林姑娘,还不知道怎样呢?

贾宝玉生日时,正直平儿、宝琴、岫烟三人一天生日,探春便借此同众人说了一回。

探春笑道:“倒有些意思,一年十二个月,月月有几个生日。人多了,便这等巧,也有三个一日,两个一日的。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,大姐姐占了去。怨不得她福大,生日比别人就占先。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冥寿。过了灯节,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,她们娘儿两个遇的巧。三月初一日是太太,初九日是琏二哥哥。二月没人。”

袭人道:“二月十二是林姑娘,怎么没人?就只不是咱家的人。”

探春连薛姨妈、薛宝钗的生日都说了,然而袭人在此,却特意指出林妹妹不是咱们家的人,由此可见,她对林妹妹的刻意。

5、袭人的无限风光,被贾母一句话打回了原形。

投靠王夫人的袭人,固然风光无限,但她姨娘的身份并没有正式公开,依然存在了各种可能。正如鸳鸯对她与平儿所说:

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,将来都是做姨娘的。据我看,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。你们且收着些儿,别忒乐过了头儿!”

当日王夫人同凤姐等人直言,提高她的待遇,薛姨妈便说道,怎么不直接明放到宝玉的房间?王夫人的回答,也是够耐人寻味的。

王夫人含泪说道:“你们那里知道袭人那孩子的好处,比我的宝玉强十倍。宝玉果然是有造化的,能够得她长长远远的服侍他一辈子,也就罢了。”

王夫人明明亲口对她做过承诺,为何又会有如此一说?这自然说明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,袭人姨娘身份是否能够公开,她说的不算;或者说,王夫人并没有打算,为了袭人而彻底得罪贾母。

毕竟,贾母才是她真正的主子。

所以,晴雯被撵后,王夫人特意借着向贾母回明晴雯这件事的机会,提出了袭人的事。但贾母听了,既没有表示反对,也没有表示支持,只是说了一句话:我们暂且都别提!

一句话,彻底将袭人的姨娘之梦变成了遥遥无期。在贾府经济陷入危机之时,如她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丫鬟,还有怎样的出路呢?

学贯中西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57780188